一只叫森林的猫

命运之轮


你低下头去,再低一点,让你的鼻尖靠近小鸟折断的尾羽,你能闻到尸体腐烂的味道,皮毛被撕裂开来,让那些肝脏第一次呼吸。

你闻到半干的血模糊的腥气。

你闻到潮湿的雨水,别的动物腥臭的唾液。

你被熏的双眼生疼,几乎流出了眼泪。

但这些并不是我真正要展示给你们的东西。

我要展示的,是命运的味道。

鸟类的思维并不复杂,他们不会自怜自哀不会抱怨任何人为或是自然因素,所以你能从他们的尸体上闻到恐惧和死亡,却闻不到悔过,沮丧,还有怨恨。

为何这样对我?

在森林中采集果实而摔下悬崖的少女,死于婚前一个星期,浆果和血液染红了她的碎花裙摆,她质问上帝,自己不曾做错过什么,不曾故意砍伐过一棵树苗,不曾刻意践踏过一株小草。

我弯下腰,感觉得到那股强烈的情感从她的口鼻中呼出,带着灵魂的碎片。

你采摘大山的孩子,我告诉她,大山采摘了你。

她哭了起来,不知道是因为意识的模糊还是折断的脊背。

为什么是我?

命运。

你不会问为什么踩这棵草摘这粒果子,你无意的,命运同样是无意的。

救救我,拜托——

我低头吻她,吃掉那些她对我的评价,对命运。

我没有情感,我只是不停的转动,不同的指针刺向所有的人,贯穿他们的人生。

当我拥有人的形体,我所有的力量和“乐趣”凝聚于所谓的“呼吸系统”或是说“嗅觉”。

你身上有命运的味道,就藏在你的袖口,你的手帕,你的枕头,你的牙齿缝隙里。

命运无处不在。

我将永远转动下去。

评论(8)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