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抢我甜甜圈

雨言

Chapter1.
从出生起,一直居住在这个南方小城,一年中大半的日子都是阳光明媚。有关暴雨的记忆不多,但几乎次次印象深刻。时常回想起那个天色黯淡的黄昏,吱呀作响的摇椅和桌上上了年纪的收音机,和着窗外灰黄色的天空卷起一股有着熟悉气味的空气。
夏日傍晚,暴雨前夕。姥爷半躺在摇椅上微闭着双眼,残留的日光斜斜地掠过铝合金窗框,给一切蒙上一层安详。远处沉闷的雷声滚动,姥爷却抬手调大收音机的音量,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雨就是在这时落下,大滴大滴地打在窗玻璃上,姥爷仍是躺着,沉默得像是远处被雨水冲刷模糊的山际线。
很久之后,一声轻微的叹息落在雨里。
模糊混浊得像是呜咽。
Chapter2.
雨落下总是有前兆的。
不管是渐渐阴沉的天空,或是远处幽幽的雷声,行人逐渐皱起的眉头和四面飞散的鸟群都让雨的出现显得自然而然。
天气预报说连续一周有雨。夏季的提前使得雨季也在提前。地理书上写,这里是亚热带季风气候,冬季温和少雨,夏季高温多雨。高温多雨。
多雨。
窗外的天空已经极其压抑地黑了下来,乌云在头顶翻滚。沉闷的雷声像击在胸口的钝响。有闪电肆无忌惮地扯破天幕,索尔的重锤一下一下敲裂天顶的水池。天空成为黑色的絮状碎片。
大雨倾盆。噼里啪啦的雨水打在窗玻璃上,飞溅起一层水雾让世界变得模糊。
去年的暴雨,我是在姥爷家度过。雨水混和着收音机里沉静的女声有一种暖黄色的既视感。
又是一年。
Chapter3.
记得这样一段话,“一场大雨过去,接下来就是一个秋天。很多场大雨过去之后,岁月就从我们生命里裁掉了很大一截。”
梦里有过这样的场景:灰色的天空下姥爷沉默地站着,我看着他的背影说不出一句话。滂沱的大雨激起的水雾挡在我们之间,泪流满面地张嘴,发出的却只是呜咽。然后他转身用熟悉的眼光望着我,再然后,他离开了。
混沌的光芒里姥爷日渐老去。变得佝偻。变得蹒跚。变得更加沉默。
小时候常常跑去姥爷家玩,只因为姥爷有一双灵巧的手,变幻出的东西让年幼的我惊叹不已。那日求他给我做一个木板凳,本以为这次会难住他,却见他仍是笑着答应。找来刻画着细微木纹的木板,用肥皂水一遍遍擦拭洗净,挥舞着锤子的手在阳关下闪着光,“叮叮”的声音把钉子钉入木板,也把记忆钉进时光。
多年后看到那只板凳总是会在恍惚中回到那个明媚的下午,略微的不真实加深了这个美好的梦境。
可时间不是沙漏,流过后不能倒转。
Chapter4.
仍是同样的梦,雨中的姥爷望着雨后的世界,唯独没有望着我。天空像是被砸漏了一样往下倒水,巨大的雨声里我朝着姥爷呼喊,可连我自己都听不清晰自己的声音。这是一种怎样的绝望,仿佛被世界抛弃了一般。
母亲告诉我姥爷昏迷了。
父亲告诉我姥爷抢救及时。
母亲告诉我姥爷不像从前一样了。
父亲告诉我会慢慢恢复的。
……
每天仍是来往于学校与家,抽不出时间去那个白色的大楼,我只知道姥爷躺在那里,经历了我从来没想过的事。脑海里是他穿着蓝白相间的清素衣服,半闭着双眼沉重地呼吸,阳光照在他脸上的瞬间,像是一个世纪般长短的慢镜。
“把总以为很漫长的一辈子,放到无限绵长的宇宙长河中去,那个时候,你会觉得,这仅仅就只是短暂的一个小时。
而且一旦过去,就永不再来。”读着这段话,眼泪就啪嗒一下滴在纸上。
Chapter5.
姥爷总是在炎热的夏天走很远的路 ,只为了去十字路口那家蛋糕房给我买回那些小巧的糕点。永远吃不厌的是番茄味的小蛋糕,满心欢喜地等着熟悉的脚步声在楼梯上响起。打开门时屋外涌入的光线晃得眼睛生疼,姥爷在光中成了一片剪影,眉目看不清晰。
是一条很宽的河,河上升起茫茫的大雾,雾深处传来呜咽的汽笛声。我知道姥爷在河对岸,可是没有船载我过去。
Chapter6.
有些事情总会在你毫无防备时降临。
父亲的声音像低沉的古钟,“医生说你姥爷可能只有三个月了。”
耳旁只剩嗡嗡的杂音。
该怎样去形容那样的心情——
措不及防地被一把匕首刺进胸膛的痛感。
玻璃碎裂的声音在心口响起,如何才能接受。
你会再也见不到他们的面容,听不见他们温暖的问候,拉不住他们的手。
有些人总会比我们先一步,先一步离开这个寒冷的世界,去往未知的远方。
Chapter7.
推开病房门的时候,鼻子开始发酸,我用力吸了吸鼻子走进去。
他就躺在那里,笑得像个孩子。看着我走过去,开心地咧开嘴。
母亲在一旁问,快看是谁来看你了?
他只是笑,好久才说,我孙女。
那一瞬间泪水无可避免地涌上来,胸口翻滚着悲伤的巨大浪潮。可我知道,我不能哭。我要把一切难过的情绪在父母面前隐藏,否则会加深他们的悲伤。

他记不起我的名字。
第二次去的时候,他已经认不出我。
我不敢看他的眼睛,那是一种混沌的颜色,看不见丝毫光亮,像一湾沉寂的湖水,湖面上覆满了水藻。
晚上蒙在被子里哭得浑身颤抖,耳机里充斥着《I need a doctor》锋利的声音。突然很愤怒,一把扯下耳机用力甩下床,愣在原处,仿佛一切只是个梦。
一直觉得“死亡”是个遥远的词。
现在它缓慢地靠近我,无法逃避。
Chapter8.
生命是一架巨大的天平,时间从这一边缓慢地流向另一边。
窗外大雨滂沱。把一切都打湿了。
Chapter9.
那一瞬间我甚至觉得有人在万籁俱寂里对我说话。穿透雨声。
一如既往地流泪。
也许很多年后,我会回忆起那个暴雨中的黄昏。
收音机里温润的女声。
缓缓晃动的摇椅。
和姥爷安详的面容。
这一切真实得像是一个归宿 。
“生命是一场幻觉。”END

命运之轮


你低下头去,再低一点,让你的鼻尖靠近小鸟折断的尾羽,你能闻到尸体腐烂的味道,皮毛被撕裂开来,让那些肝脏第一次呼吸。

你闻到半干的血模糊的腥气。

你闻到潮湿的雨水,别的动物腥臭的唾液。

你被熏的双眼生疼,几乎流出了眼泪。

但这些并不是我真正要展示给你们的东西。

我要展示的,是命运的味道。

鸟类的思维并不复杂,他们不会自怜自哀不会抱怨任何人为或是自然因素,所以你能从他们的尸体上闻到恐惧和死亡,却闻不到悔过,沮丧,还有怨恨。

为何这样对我?

在森林中采集果实而摔下悬崖的少女,死于婚前一个星期,浆果和血液染红了她的碎花裙摆,她质问上帝,自己不曾做错过什么,不曾故意砍伐过一棵树苗,不曾刻意践踏过一株小草。

我弯下腰,感觉得到那股强烈的情感从她的口鼻中呼出,带着灵魂的碎片。

你采摘大山的孩子,我告诉她,大山采摘了你。

她哭了起来,不知道是因为意识的模糊还是折断的脊背。

为什么是我?

命运。

你不会问为什么踩这棵草摘这粒果子,你无意的,命运同样是无意的。

救救我,拜托——

我低头吻她,吃掉那些她对我的评价,对命运。

我没有情感,我只是不停的转动,不同的指针刺向所有的人,贯穿他们的人生。

当我拥有人的形体,我所有的力量和“乐趣”凝聚于所谓的“呼吸系统”或是说“嗅觉”。

你身上有命运的味道,就藏在你的袖口,你的手帕,你的枕头,你的牙齿缝隙里。

命运无处不在。

我将永远转动下去。

刀尖上的文艺复兴

一直有人问我为什么会喜欢《刺客信条》 最初接触这部游戏并不是因为对ACT比较有感觉 只是看了丹布朗的《天使与魔鬼》 对圣殿骑士 刺客 光照派 种种神秘的字眼吸引了目光 很向往文艺复兴时期的意大利 罗马威尼斯佛罗伦萨安纳托利亚这些有着美妙名字的城市在那个时代被打上了坚实的烙印
喜欢AC最直接的理由是他的游戏背景和人物设定 最爱的角色是ezio 玩前三部就是跟随他长大到离开 看了官方结局《余烬》 在他死去的时候不能不说很难过


刚看到一篇玩家写的感想 觉得很棒 便随手复制一下
【原本没打算玩游戏,所以在网上看了个类似《五分钟看懂刺客信条》的解说视频,被作者思路清晰言简意赅地把故事主线剧透了个彻底。可也正是被剧透故事吸引,最终尝试起AC2,随后一发不可收拾。
本人手残,对ACT动作游戏一向敬而远之,所以就先说它的操作和难度方面的感受。一开始面对琳琅满目的指令键和键鼠搭配确实犯晕,AC2开篇Ezio在街上打完群架,我连摸钱都不知道要按住按钮不放才行而茫然了半天。不过操作教学系统非常贴心,从最简单的动作开始,随着任务和剧情一点点地练习积累,如果不求练成操作达人不求100%同步率,那么不用特训就足够平安通关。最后,我三部曲全探索点(古墓、据点类)完成,也没用攻略或修改,给同样担心手残的朋友们一些信心。再手残,也不能阻挡疾驰在翡冷翠红瓦上的脚步,那感觉就像在飞翔。
AC系列的动作是流畅的,打斗是爽快的,但如果它最大的亮点只有出色的ACT元素,吸引不来我这种非好此道者。最爱它的世界设定,玩之前以为是贯穿历史长河的圣殿骑士与刺客组织之争,结果它是当代的灵魂借助科技穿回文艺复兴的意大利,在先祖的记忆里用《达芬奇密码》《天使与魔鬼》《失落的符号》附体的解谜方式寻找[划掉]脑补过度的神棍[/划掉]真相。等真相拼全,才发现是借远古高等文明阻止未来灾变。在这不断神展开的天马行空框架下,游戏又尽可能真实地还原了文艺复兴时期的城镇和建筑面貌。可能因为Ezio故事的几个主舞台——佛罗伦萨、威尼斯、罗马、伊斯坦布尔、安纳托利亚——我都曾蜻蜓点水地到访过,在游戏里再见时倍感亲切,感觉场景还原非常好。加之各个著名建筑全附带科普介绍(由刺客组织历史学者Shaun提供的毒舌版),即使不打斗,把它当作《Ezio带你畅游意大利》这样的大型3D虚拟旅游软件也未尝不可。还有那些真实的历史人物,达芬奇、马基雅维利、美第奇家族、波齐亚家族、苏丹苏里曼……Ezio你这个影响了欧洲历史的男人真是深藏功与名啊。以上种种,交织成一种虚幻的真实。
如此华丽的舞台,一定要有个撑得住场面的主角。Ezio做到了。他是游戏里少有的让玩家从他出生(字面意思)跟到去世的主角。从呱呱坠地,到不知愁滋味的17岁少年,到家遭横变,到血仇得报,到复兴刺客组织,到作为一代导师寻求答案,到成为贯通上下几个世纪桥梁后的了悟离别,一直到最后在故乡的百花教堂前溘然长逝。你看他生,也看他死。你借他的身体重温那个已经逝去的世界,你也以他为桥梁把Altair(承上)和Desmond(启下)看得更为真切。人物塑造是成功的,乃至我在早已被剧透成筛的前提下,玩到以下情节时仍不禁泪目:
AC2手刃仇人后Ezio向着广场围观的人喊道“Auditore is not dead!Me,Ezio,Ezio Auditore!”(后听过Ezio配音演员Roger Craig Smith的采访,他说最喜欢的就是这句台词)
ACB回忆里,Ezio去搬被绞死亲人的遗体。
ACR里Ezio赶回书店,却看到为保护Sophia而死的Yusuf。
ACR里借Ezio的发现回顾Altair一生。末尾,操控Altair的玩家接到系统提示的最后一个任务叫“坐下来休息一会”。只有目睹过Altair波澜壮阔的一生、被系统交办的各种困难变态任务虐待之后,才能真正体会这个简单到只需要走几步的任务有多戳泪点。年迈的Altair蹒跚着坐下,就再也没有起来。直到几百年后,年过半百的Ezio终于走进这传说中珍藏秘密的“图书馆”,在Altair的遗骨前说道“No books. No wisdom. Just you mio amico (my friend). Requiescat in pace, Altair.”Ezio最后找到密室这一段运镜的创意和呼应堪称神来之笔。
Ezio的最终结局并不在游戏中,而是在官方短篇动画《余烬》中交代。我看这部动画时,还没玩过游戏,也对Ezio不甚了解,但还是看哭了。(泪点太低……)
昨天看了一个玩家自制的回顾Ezio一生视频,结尾处把ACR结局和《余烬》中Ezio的两段独白混剪在一起,加上Roger 意大利味英语的出色演绎,感动不已,故附上原文,与玩游戏或不玩游戏的朋友们分享。
【与Desmond跨时空的留言】
Ihave lived my life as best as I could, not knowing its purpose, but drawn forward like a moth to a distant moon. And here at last, I discover a strange truth, that I'm only a conduit for a message eludes my understanding.
Who are we? Who have been so blessed to share our stories like this, to speak across centuries? Maybe you will answer all the questions I have asked. Maybe you will be the one to make all this suffering worth something in the end.
【给妻子Sophia的信】
When I was a young man, I had liberty, but I did not see it. I had time, but I did not know it. And love, but I did not feel it. Many decades would pass, before I understood the meaning of all three.
And now, in the twilight of my life, this understanding has passed into contentment. Love, liberty, and time. Once so disposable, are the fuels that drive me forward. And love, most especially mio caro (my dear). For you, our children, our brothers and sisters, and for the vast and wonderful world that gaveus life, and keeps us guessing.
Endless affection, mio Sophia.
Forever yours,
Ezio Auditore】